來電CEO被曝行竊街電?他說:遭陳歐威脅專利交易

2018-05-31 11:07:37 來源: 北京日報

打印 放大 縮小

共享充電寶行業正在考驗道德下限——來電CEO當街“行竊”被拍攝。

5月29日,長沙知名博主@長沙吃喝娛樂 在微博實名舉報共享充電企業深圳來電科技有限公司(下稱來電)CEO袁炳松在長沙解放西路VDVC商場實施盜竊行為,在未經任何人允許的情況下拿走了競爭對手的充電設備,微博原文稱,“他直接拔掉電源,抱走了機柜。”

袁炳松發布內部信稱,“視頻中被拍到的確實是其本人,但表示和商家商量過,只是搬回去研究一下,兩天再還回去。”他表示,視頻經過剪輯,并不能說明什么問題。而且視頻發生時間為2017年初,流出背后原因系街電投資人陳歐曾用視頻威脅其做專利權交易,但被拒絕。

袁炳松還喊話陳歐:“我來電哥不是被嚇大的,更沒什么面子可給。陳歐愿意放出視頻,我就認,法院一審判決你敢認嗎?”

有意思的是,來電CMO任牧曾對時間財經表示袁炳松不會出來道歉。

時間財經聯系深圳街電科技有限公司(下稱街電)方面,詢問視頻中袁炳松抱走的設備是否為街電產品。對方回應稱,從圖片上看設備是街電的柜機。但不想追究法律責任,只希望對方主動退回機器。至于視頻是否剪輯,陳歐是否借視頻威脅,截至發稿尚未回復。

北京京安律師事務所律師張越告訴時間財經,如若視頻確認為真,一般盜竊價值2000元以上(各地標準不一致)會構成刑事犯罪,反之則按一般治安處罰來處理。

CEO親上陣“盜取”友商柜機 還被陳歐威脅?

根據博主@長沙吃喝娛樂上傳的視頻,時間財經看到一名疑似來電CEO袁炳松的男子來回游走于一家商戶內,在來電和街電設備前分別進行了短暫停留,隨后坐在消費區低頭看手機。在最后幾秒時,男子徑直走向街電設備,拔掉電源后其帶著設備揚長而去。整個過程被商場的視頻監控拍下。該視頻一經曝光迅速在微博傳播,有知情網友在評論區稱,“真是老袁本尊。”

事件經過一天發酵,袁炳松終于站出來承認視頻中的人確系其本人。但他表示該視頻呈現的內容被剪輯后變成了“事故”,事故還發生在一年前。

內部信中,他認為視頻曝出的原因是,街電專利侵權案件一審失敗。此前,陳歐提前知道專利侵權案要輸,于是多次表示約其見面,并希望袁炳松能給個面子,和法院協商先不出判決,再談條件。“一開始我是拒絕的,我和陳歐沒什么好聊的。”

雙方最終并未談攏,于是陳歐用視頻來做威脅。

從5月25日一審判決公布的接過來看,街電確實輸了官司。除了賠償來電共計200萬元的損失之外,街電還要在判決生效之日起30日內停止使用被控侵權的產品。目前,街電已當庭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據統計,來電此前曾對街電共發起了24起專利訴訟案。

據此行業內人士對時間財經表示,如果最終判決結果和一審一致,那么對于街電來說是致命打擊,“很可能街電就會就此倒閉。”

不過,雙方高層在公開場合“互咬”并非首次。此前,雙方高層就曾在媒體采訪時指責對方在背后搞小動作,利用不同渠道抹黑對手。

街電CEO原源曾指責來電利用商家不知具體信息,主動策劃了一些傾向性嚴重的公關稿件傳播,歪曲了訴訟過程中的真實情況,用這些稿件配合線下地推人員進行不正當競爭,歪曲事實。而任牧則回擊稱,街電除了在多個渠道發公關文章混淆視聽,同時還在微博上尋找大量小號,以照相的方式,配合黑稿文章進行發酵抹黑。

雙方競爭大有愈演愈烈之勢。

“這個仗早晚要打起來”

據天眼查顯示,來電成立于2014年,是一家移動能源共享平臺,袁炳松以做電池起家,并有自己的工廠,在小米擠占大半傳統充電寶行業后,袁炳松開始轉戰共享充電寶行業,算較早入局此行業的企業。

來電為何對街電頻頻出擊?

此前行業從業者曾對時間財經表示最主要的原因是充電寶行業的想象空間有限。在這種情況下,各企業不得不過早的陷入市場份額爭奪戰。

據艾瑞咨詢發布的2017中國共享充電寶行業報告顯示,預計2020年,中國共享充電寶市場規模將達到3.3億元。這并不是一個令人興奮的百億甚至千億市場,而且相較于2017年的0.9億元,5年增長3倍的速度,也并沒有給出多大的驚喜。

業內普遍的共識是,共享充電寶本身需求就有限。共享汽車和共享單車是剛需,而充電寶只是應急。隨著手機電池的容量變大以及充電技術的革新,共享充電寶還有沒有未來都難說。

袁炳松曾表示,要在這個狹小的市場生存,“該買的炮彈得買,這個仗早晚是要打起來的”。

無更多融資信息

要打仗就需充裕的“子彈”。據可查到信息顯示,來電公開的融資信息是2017年4月,金額為2000萬美元,距現在已一年多。

相比而言,同為共享充電寶第一陣營的街電、小電所獲得融資都高于來電。街電除了獲得億元級別的A輪融資外,還被聚美優品收購,獲得3億資金;小電科技也宣布完成數億元B+輪融資,B+和B輪融資總額超過1億美元。

此前曾有行業從業人員對時間財經透露,“與街電、小電、怪獸經歷多輪融資,創始團隊股權大量稀釋不同的是,來電團隊并沒有被過多稀釋,無論是口水戰也好還是專利爭奪也好,最終目的可能想融資或變現。”

一位接近來電的業內人士對時間財經也表示,如果不算設備投入的話,2000萬美元大概不到1年。

公開資料顯示,來電單個充電寶成本在90元左右,單個充電寶租借頻次為1次/天,單個充電寶回本周期約為3個月。因此,來電曾兩次宣布單月實現盈虧平衡。

“單月或單季度盈利,并不能說明什么問題,這其實很容易。如果把成本都甩到上一個月,收入都算到這個月,很快就可以單月盈利。還是要看整年度的盈利情況,這才是最關鍵的。”天奇阿米巴投資基金管理合伙人魏武揮對時間財經說。

德勤會計事務所某審計對時間財經也認同上述說法,認為這種沒有財務數據和授信證明的所謂盈虧平衡,不能輕信。

頗具諷刺的是,袁炳松內部信顯示,破壞設備、偷設備,在共享充電行業不是什么秘密。“要用市場的方式狠狠打回去。”他說。

責任編輯:ERM523

fg美人捕鱼技巧